欢迎浏览本站所有帖子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石材论坛 > 忆楚婷的blog的个人空间 > 咖啡女人

咖啡女人

作者:yichuting    发表时间:2009-10-10 17:13:00    点击:789    评论:0

 认识锐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她那阳光般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
    锐属牛,属美女加才女的那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有一副好嗓子,但不知什么原因至今未嫁。
    朋友们的每次聚会,锐都是主角儿,你看她一会儿一首高昂的《青藏高原》,一会儿一曲柔情绵绵的《小城故事》;大多时候她会乱搂着朋友疯一样地说:“我爱死你们了……”但偶然她却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用她那迷人的双眸看着别人吃玩,他人闹。
     锐特别喜欢孩子,孩子们呢,也特别爱和她一起玩,一块儿闹,都喊她翠翠阿姨;说她的笑声就象翠鸟唱歌一样好听,于是孩子们就永远有了穿不完的漂亮衣服和吃 不完的零食。每次聚会,孩子们凑在一起,都会争着说:“你看你看,这是俺翠翠阿姨买的,那是俺翠翠阿姨给的”。望着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的锐,望着她美丽的长 发和玉葱般的手指,我们女人就禁不住要感叹,哎,看人家;而男人们啧啧叹息,身边的女人为什么不是锐呢。
    时间久了,朋友们知道锐还有一个 爱好,那就是喜欢喝咖啡。在她充满乡土气息的居室里却有一套上好的煮咖啡用具,锐会煮制各种口味的咖啡。有时,遇见哪位朋友心情不好或工作不如意时,她都 会把朋友拉到她那儿,煮上一壶咖啡,放一段朋友喜欢的音乐,然后坐在那儿听朋友诉说,从她发自内心的真诚,溶在那种气氛里,你还能有什么烦恼可言呢?久而 久之,锐成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知心朋友,喝她煮制的咖啡成了朋友们的一种习惯和爱好。再后来,我们这个小城市有了咖啡屋。于是,无论多忙,每天锐都会抽出空 闲时间到咖啡屋坐上一个小时。朋友找她时,她就会说:“我不在家,就在咖啡屋,不在咖啡屋,就在去咖啡屋的路上。”我好长时间都弄不明白,这个白白净净的 小女人怎么会喜欢如此苦涩的东西。
    直到去年初冬下第一场大雪那天,朋友们正为锐这个阳光女人准备三十岁生日时,她却把我约到了咖啡屋。当 我在淡淡的橘色灯光下找到锐时,她正慢慢地往那杯根本不加糖的巴西咖啡里加糖。当我在舒伯特的小夜曲伴奏下听她讲从小因父母不和吵架而养成她孤僻的性格而 影响到差点不会说话的童年;听她倾诉从小就渴望长大后有一个关心爱护自己的男友,能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听她讲在中学时期就开始同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谈了整 整十年的恋爱史;听她诉说第一次陪男友喝咖啡的情景和到后来为他煮咖啡的快乐时光;听锐讲为了那份爱怎么彻底改变自己的性格,为了守住那份情早早地同他办 了结婚证,可后来那个男孩却因受了小小的挫折为了自身的利益与别人接了婚时的那份痛苦。一直以来,锐对我来说都是雾里看花,可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阳 光女人为什么对咖啡情有独钟,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了锐对过去的那份影响她一生的爱的依恋和为那份爱而受的折磨,正如有首歌唱到的“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有 人对他在乎,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有人能把他记住……”
    听完锐那段苦涩的往事,我把那杯本不加糖的巴西咖啡加了很多的糖后慢慢喝完。透过橘色的灯光看着锐,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相识一个人容易,读懂一个人却很难。我才真正读懂了锐说过的那句话“人生就像一杯苦咖啡,你加再多的糖也遮挡不住它苦涩的滋味……”

所有评论
  • 暂时没有关于本日志评论! 

     

最近来访
好友
  • 暂无